首页> TA的主页 > 扒一扒光伏圈的大佬跳槽

扒一扒光伏圈的大佬跳槽

来自: 吴三彦-风光氢储猎头 发布于: 2022-11-26 10:35:25
浏览(1783) 评论(0) 赞(16) 收藏(0)

     润阳股份公司董事长陶龙忠实现从打工人到上市公司老板的逆袭者。他的成功,让更多光伏人看到,即使在创业环境日益艰难的今天,光伏行业仍然大有可为,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任何一个行业在高速发展的黄金年代,都会推动相关行业人才的高速流动。虽然光伏行业在本质上是制造业,上游是化工行业,终端是能源行业。但这个规律,对于正高歌猛进的光伏制造行业而言仍然适用,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江华曾经表示,光伏行业人才的离职率是每年8.5%,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的。有一些新的公司,往往是把原来老公司的整个技术团队一锅端都挖过去。
    光伏圈人才紧俏,但是跳槽前(钱)景却又千差万别:有人另起炉灶创业疾行在IPO的路上,有人已经打工打成“皇帝”,身价超过10个亿。当然,也有个别人,因为跳槽官司缠身,锒铛入狱。
   今天就来盘一盘光伏圈。

1、身价10亿的打工皇帝——张龙根
     2018年由晶科能源首席财务官,跳槽至晶科能源的合作伙伴大全能源,任副董事长。现在身价10亿。
     大全能源资料显示:张龙根,生于1964年,美国国籍,拥有中国永久居留权,研究生学历,拥有西德克萨斯A&M大学专业会计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具备美国注册会计师资格2008至2014年任晶科能源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2014年起任晶科能源有限公司董事;2018年1月起任开曼大全董事和首席执行官;2018年4月起任新疆大全董事,2020年6月起担任新疆大全副董事长。
     在大全能源和晶科能源公告中,可以看到,张龙根曾经有一段时间同时兼顾两家公司。因为他的工作变化,也构成了大全能源和晶科能源之间的关联交易。
     张龙根在大全能源公告的年薪为213.75万。但这只是他收入的极少一部分。
     张龙根现在持有大全能源1625万股股票,去年年报披露时市值10亿元人民币。从财富角度来说,李仙德、陈康平、李仙华铁三角主事的晶科能源不可能给出这么高的待遇,张龙根也不负徐广福的信任,帮助大全能源顺利在A股上市。
    2022年9月,张龙根不再担任大全能源副董事长,公司选举已经52岁的“少帅”徐翔接任。市场有传闻,说今年59岁的张龙根已经从大全离职。毕竟,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龄。虽然,80岁的徐广福老爷子仍坚守在董事长岗位上,成为光伏圈年龄最大董事长,即使在4000多家上市公司中也屈指可数,也算是老骥伏枥,老板就是老板。
2、杀伤力最大——徐志群

    徐志群,现任高景太阳能董事长,2020年率团队从晶科能源辞职。

    徐志群,1967年生,理科学士学位。2005年1月-2007年10月任职于圣戈班石英(锦州)有限公司,担任销售及市场营销经理;2007年11月-2008年11月任职于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日常管理,投资管理以及销售管理;2008年12月起任职于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担任副总裁。在晶科能源上市前夜,徐志群率队于2020年10月29日辞职。

    之后,徐志群在珠海国资华发集团支持下,成立高景太阳能,并出任董事长、法人代表,且是公司重要股东。

    徐志群的离职对晶科影响很大,一方面是他从晶科能源带走了至少十几个人的团队,从技术人员到管理人员。另外,在徐志群离职后,晶科能源和晶科科技两家公司又有十余位高层管理人员频繁异动离职。

  今年,COO郭俊华率队,集体跳槽到跨界光伏的小公司沐邦高科。

   加上之前“输送”给大全的张龙根,晶科多年以来都在为行业提供重量级人才。就像地产行业的中海、万科,互联网大厂腾讯、阿里一样,高管能够被挖,也从侧面说明了晶科的江湖地位。

3、跳槽运气最佳——刘勇

      如果说有华发、IDG作为后盾的高景太阳能是光伏圈“黑马一哥”的话,那有央企三峡集团背后鼎力支持的一道新能源是光伏圈的“黑马二哥”,并不为过。

     刘勇,现任一道新能源董事长,其先后供职于中芯国际、晶澳科技、隆基绿能、中来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

    资料显示,刘勇,1967年11月出生,新加坡国籍,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1995-1998年在新加坡Advantec(研华科技)公司从事半导体相关的销售和技术支持工作。其于2001年加入中芯国际,作为第一批员工参与了公司的整个创建过程,后任职中芯国际北京工厂厂长;2008年7月,刘勇加入晶澳,先后任职晶澳太阳能扬州公司总经理、晶澳董事兼资深副总裁、首席技术官(CTO)、首席运营官(COO);2015年进入隆基乐叶,职务为组件事业部总经理;2017年8月,出任中来股份副总经理。2018年8月10日从中来股份辞职,2018年8月8日成立一道新能源。

     面相憨厚朴实的刘勇身上的故事有很多——无论是三峡的支持,还是因损害公司利益纠纷被前公司、现在正在卖身的中来股份告上法庭。和中来不同,隆基一直刘勇的支持者,早年让其负责组件业务。刘勇创立一道新能源时,隆基又投资了30%的股权,并且历年来一直是一道新能源的重要供应商,可谓仁至义尽。

4、最成功的一跃——陶龙忠

     陶龙忠,汉族,1976年8月出生,研究生学历,现任江苏润阳悦达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2021年4月,被授予江苏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润阳股份的招股书显示,创始人陶龙忠2008年7月至2009年10月任晶澳(扬州)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主管;2010年1月至2013年5月任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研发副总监;2013年5月至今任润阳股份董事长,总经理。

    本月初,润阳股份IPO过会。陶龙忠九年磨一剑,终于算是修成正果。

    资料显示,润阳股份的创业元老、董事杨灼坚、王震两位也均是来自奥特维,是陶龙忠的前同事。这么看,当年陶龙忠另起炉灶时,也不是孤家寡人。

    这本质上不算跳槽,是创业。这个选择,帮助当时在奥特维打工的三人实现财富自由。

5、最运气欠佳跳槽——杨怀进

杨怀进,1963年生于江苏扬中,和施正荣是正宗的老乡,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硕士,经济学专业,澳大利亚籍,曾任海润光伏董事长、奥特斯维能源董事长,曾参与创办无锡尚德、南京中电以及晶澳等企业,开发了精确二次对准技术、新绒面制绒技术、非接触式印刷技术以及多种新型结构电池,其领衔的研发团队已获得美国发明专利37项。

就像足球场上一样,职场上也一直有“福将”之说,某高管虽然能力可能略逊一筹,但每派他出马,总是如有神助,马到成功。但很可惜,杨怀进恰恰相反,不知的确是运气不佳,还是其性格存在着某种致命缺陷。


这位落魄英豪有着无人可比的创业经历。他曾是尚德电力、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及海润光伏四家上市公司的主创人员。但吊诡的是,上述四家公司中,只有晶澳的事业仍然兴旺,其余三家坐落于江苏省内的公司,都是从巅峰跌落到低谷一蹶不振。

2009年,因为要从事“其他感兴趣的业务”,实际上则是另起炉灶单干,杨怀进率团队从晶澳出走,创办了海润光伏。2020年7月,被上交所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海润光伏原董事长、澳大利亚籍华人杨怀进,因犯内幕交易罪,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

6、最令人惊喜的跳槽——刘斯铭

各行各业人才都在涌向光伏行业,而刘斯铭却反其道而行之。

去年12月16日, CFO刘斯铭为青瓷游戏敲锣,后者正式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首日市值超过73亿港元,成为了2021年第一家,也是全年唯一一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中国游戏公司。

刘斯铭,居然也是从晶科出来的。

刘斯铭,2007年至2010年,任毕马威美国金融风险咨询部咨询师;2010年至2011年任德勤北京金融服务与咨询部经理;2011年至2018年任晶科能源投资者关系部总监;2018年起任晶科科技资本市场副总裁。

2021年2月19日,已是晶科科技董事的刘斯铭辞职,并离开光伏圈,加盟青瓷科技,出任CFO。

7、最杯剧跳槽——唐雨东

2013年,唐雨东从江苏中能跳槽至新特能源,深陷民事和刑事多起诉讼,最终获刑六年六个月。

唐雨东于2007年7月入职公司,双方于2012年7月2日续签了五年劳动合同。2013年3月,唐雨东从吉林发快递给中能,递交辞职书和交接单。同时,新特能源开出了100万高薪聘请唐雨东。
因为跳槽,2013年唐雨东深陷民事和刑事诉讼。
2013年6月,中能公司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
“该公司员工唐雨东于2007年7月入职公司,双方于2012年7月2日续签了合同。唐雨东在中能公司工作期间,是该公司重点培养、全面掌握中能公司核心技术的高级人才,熟知公司一切技术与商务信息。但唐雨东在中能公司工作期间暗地里向新特公司提供中能公司的核心技术资料和经营信息,并于2013年3月1日离开公司岗位到新特公司工作,向新特公司提供属于中能公司专有的氯氢化、用于硅烷合成及流化床颗粒硅生产工艺和技术等商业秘密。新特公司明知用利诱手段获取中能公司的商业秘密违法,但仍然获取、使用中能公司的商业秘密,及利用中能公司的专有技术建设12000吨/年多晶硅项目进行不正当竞争,严重损害了中能公司利益。”
这起官司后来一直打到最高院。特变电工也对此案进行过公告。
该案件经历一审、二审、再审程序,历时五年才有结果。
民事诉讼之外,唐雨东也因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2013年5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日被逮捕。
江苏省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24日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唐雨东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58036元。2018年6月,徐州市中院裁定减去唐雨东剩余刑期。

后记
职场如战场,成王败寇。
大时代,大风口,永远不缺机会,但机会只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人才合理流动方能人尽其才,这也是市场对于人这一重要资源、要素的有效配置。也正因为包括人才在内的各种要素的高效流动,整个市场才会充满无限活力。
当然,论是从竞业禁止的法律角度还是从职业道德的角度,我们必须反对那些不讲武德的集体跳槽,特别是用前公司的商业机密作为投名状的跳槽。
打赏

他们都在说 (共0 条评论)

我要说

你好,请后再进行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

客户端

客户端

触屏版

触屏版

网页版

网页版

分享到: